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效果图 > 正文内容

洞庭湖钉螺泛滥血吸虫病流行广东受威胁(组图)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7 点击数:

  老渔民随手在洞庭湖大堤上捡起一只活钉螺,就是这个小东西造成洞庭湖及周边地区大面积流行血吸虫病。

  图中洞庭湖的水就是疫水,这一带的农民多以捕鱼为生,因此也饱受血吸虫病的侵害。

  昨日(3、4),记者前往广东邻省湖南,在该省血吸虫病最集中区沅江市了解当地疫情。春耕后如何预防血吸虫已成为当地政府群众最紧要的工作。在800里洞庭湖边的浅水沙洲里,随处可见体形瘦小的夺命钉螺,组成吓人的方阵。而当地血吸虫病患者的境遇更令人心酸。为预防洪水光顾大堤加速血吸虫泛滥,当地政府已调运来300多万吨沙石加固堤坝,以期做到有备无患。

  记者昨日到达湖南长沙时,恰逢久雨初晴。从长沙到血吸虫病最集中区沅江市的路上,当地人都说,每年春天,凡是要翻地耕种或外出捕捞的人,都必须准备一些药品防袭。因为寄生于水生贝类钉螺里的血吸虫,在春秋两季极为活跃。气温升到20℃时,钉螺就自动释放血吸虫尾蚴,游动在水中的尾蚴一旦遇上哺乳动物的皮肤,几秒种内便潜入进去。

  “防治血吸虫,可谓湖南开春第一要事。”一路上,接连为记者开车的三个司机都有跟血吸血“打交道”的经历。司机黄辉说,1996年发大水后,才16岁的他为逃避洪水中的血吸虫,跟同乡到广东东莞打工。打工几年他赚了一笔钱,在长沙买了车开出租。“如果不是跳出了农门,现在肯定还在乡下种地防虫呢。”35岁的司机陈学林就是一名血吸虫病患者,医治了10年仍因反复感染而不见好转。他说,幸亏老婆孩子无事,让他心里有了知足感。40岁的司机李泽连的亲人深受虫害,他的姑姑最终进入了晚血阶段而死亡,他的一个表妹以慢性病的状态还在求医问药。对于血吸虫,他也深恶痛绝。

  一路飞车奔驰,记者终于来到了沅江市的洞庭湖边。由于水土流失,800里洞庭湖内,到处是高出水面经年形成的沙洲。湖面上木船穿行,看不出什么异样。可是,记者沿湖边水线或青草鲜嫩的沙洲上行走时,立即被一个个钉螺方阵吓呆了。那些灰白色一头坚硬的钉螺,密密麻麻地排列于草丛中,让人看了不寒而栗。更有为数不少的钉螺,混居于其它螺狮中,重重叠叠繁衍于沙洲水塘。

  在湖边清理破鱼网的老渔民王连书说,钉螺既是血吸虫宿主也是病毒特定载体,寄生虫毛蚴钻进螺体内后,一天就能繁殖出3000多条血吸虫尾蚴。只要把手指在水面上弹一下,都极可能被感染。这一带打鱼者十之八九有血吸虫病。可恶的钉螺无处不在,一对钉螺一年能产后代20多万只。

  从沅江市区到达南大镇的水路,记者乘坐的是快艇。快艇窗门紧闭,有的还上了锁,以防止湖水渗进艇内。没想到待快艇行将靠近码头时,记者座位边的窗门突然打开了,一股湖水泼进来洒在记者的脸上。见状,周边的姑娘们立即紧张起来。

  沿途,有不少渔民在湖边造船。船均是木头浇桐油制成,看上去结实而富有光泽。渔民敲打船身的时间久了,往往都喜欢赤脚入湖洗手,任凭那双脚泛红两手滴水,好像不担心血吸虫会侵入体内。即使是在被称做疫水的湖区渔民也是如此。此情景让记者这样的路人目瞪口呆。老渔民周至平说,渔民不害怕血吸虫是假的。但依然如此用疫水,实在是大家已彻底麻木了,一旦检查出了血吸虫病,渔民就弄一把药吞下肚子。病情一有了好转,就又到湖里劳作。“遇见血吸虫是天命,哪有条件和心思穷讲究呢。”周至平说。

  从沅江的城区医院,到乡村郊野,均能看见一个个脸色发白,瘦得只剩下肉皮包骨头的晚血病人,即人们

  常说的晚期血吸虫病人。从40岁到70多岁,且以男子居多。记者看见,晚血病人无论是手脚,都已瘦如枯枝,令人生畏。有的重病者挺着硕大的肚子,一日三餐不思茶饭,即使吃一点食物,肚里就会难受得要命。这是因病毒进入肝部后,导致腹部大量积水而引起的。还有一些晚血病人,肚子不会胀大,可体内的血吸虫已钻进大脑等部位,每日都痛苦万分。

  记者昨日在洞庭湖采访时还看见,无数船只正紧张地运输沙石,很多堤坝沟坎边上也堆满了大量沙石堆。沅江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黄剑明说,每年都要这样运沙石防洪,以期赶在春季涨水前加固堤坝。仅沅江市,每年须运两三百万吨沙石,才可做到有备无患。加固防洪堤坝不光是防洪,更大的意义是在钉螺、尾蚴蔓延时,能够把耕牛马匹等家畜拦在堤坝外,防止它们进入沙洲染上血吸虫。经记者目测,堤坝垂直高度约2米,斜长6米,坝身由光滑的石板砌成,动物很难进去。

  即使如此也有防不胜防的情况发生。在双楼村一带的堤坝上,记者就发现有数十头耕牛、山羊已“冲出了一个缺口,进入沙洲悠闲地吃草。此景让记者等人无不焦急。有村民说耕牛等动物带走血吸虫后,往往跟人一样病死了。

  (记者盘和林通讯员陈泽池)记者从昨天广东省卫生厅召开的广东省血防会议上获悉,我省目前血吸虫防治工作处于内忧外患状况,虽然省内尚未发现钉螺,但近年外省钉螺面积大幅度回升,大量外省的流动人口增加了我省的防疫压力。同时,省内血吸虫病疫情反复的潜在危险性仍未消除。为此,与会专家建议,将单独的血防机构纳入公共卫生建设体系,给予一定的配套支持,促使其正常开展巩固监测工作。

  据了解,广东省血吸虫病过去流行于北江、东江中下游水系的12个县、市和3个农场。经过30多年的努力,1985年全省达到血吸虫病传播阻断(消灭)标准。此后,我省各原流行县(农场)每年坚持开展螺情和传染源监测。

  全国疫情近几年来出现大幅度回升:2003年全国急性感染病人保守估计有3000多例;疫区病人的重复感染率高达47.4%;病人数已达80多万人。血吸虫病传播阻断地区,除广东外,上海、浙江、福建和广西等省市均发现上万平方米钉螺。

  因此,广东面临着外省输入的压力。省外疫情的威胁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外来传染源的输入:据统计我省现有外来人口约6800多万,多数来自湖南、湖北、江西、四川、安徽等疫区省,并且主要分布在我省珠江三角洲地区,这些人群中存在相当数量的血吸虫病病人。

  二是外省钉螺的输入:近年来外省钉螺面积大幅度回升,并且有相当部分是在非疫区首次查出。而现在交通便利,人口流动频繁,动植物流通增多,钉螺可能通过各种渠道输入我省。

  由于种种原因,我省原螺区丢荒弃耕依然较严重。另外,受经济利益驱动,某些地区在原螺区人工种植芒草和芦苇等,而这些地方极可能成为新的环境较复杂钉螺孳生地;再者,珠江三角洲地属水网地带,河流水渠纵横交错,河岸沟边杂草丛生,是钉螺适合的孳生环境。现有的监测技术方法,对低密度的残存螺点和个别轻型历史病人极易漏查。因此,我省血吸虫病疫情反复的潜在危险性仍未消除。

  我省多数血防(站)机构,在上世纪80年代血吸虫病消灭后,并入防疫站(现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承担血防工作。目前全省仅仁化县、曲江县保留独立的血防站,大旺、迳口、清侨3个农场设有血防队,这些机构现在要并入当地疾控中心难度较大,特别是2个血防站,人员多,年龄老化,经费缺乏,专业单一,效益差,开展业务工作举步维艰。为此,与会专家建议,将现有单独的血防机构纳入公共卫生建设体系,给予一定的配套支持,使其可以正常开展巩固监测工作。(记者胡利 摄影刘可)

  炸弹袭击约200人伤亡道士去村民家中作法东家突疯反杀道士解放军驻澳部队进驻

  涓€鐩樺湡璞嗕笣80鍏冧汉姘戝竵 涓滀含鐢熸椿鎴愭湰鍏ㄧ悆鏈€楂?/font

  鍙镐箻鍙h涔樺涓嶄緷涓嶉ザ 鈥滅墖鍒€甯€濈媯鐮嶉暱瀹㈣溅涓?/font

  宸ㄨ椽鏈辩蹇犫€滈槼鍏夆€濅笅鐨勭姜鎭讹細鎯呭涓庡コ鍎垮悓宀?/font

  闅愬舰鎵嬫満涓嬫湀鍦ㄦ矆闃充笂甯?娌堥槼鎴愪负棣栨壒閿€鍞瘯鐐?/font

  鍥涘瞾濂崇褰撹鍗栬蒋鍔熸專閽?璀﹀療鎬€鐤戣儗鍚庢湁浜烘搷绾?/font

  18宀佸皯濂宠韩鎬€鍏敳鍗冮噷瀵诲洑姣?鎬€瀛?鏈堝叕鍘曚骇瀛?/font

  近四年來年年都有吃殺血吸蟲的藥,吃了以後再去檢查還是有,這是怎麼回事?

  为什么这些问题到现在还没解决,老百姓怎又能够指望政府呢?偶尔要帮助群众体检一下,结果呢,就随便找个人带句话,几乎就没有人知道有体检这件事情,这不是减轻了那些医务工作者的任务,增加了老百姓患病的几率了吗?那些白衣天使啊,你们配这种称呼吗?

  也许中国的农民已经对此习以为长了,可喜的是近年来新闻工作者对社会事件的报道至少让我们看见我国存在着这么多的问题.我们也不能只气愤不行动国家是人民的每一个人都要监督和发挥自己作用.国家好了大家的日子才会好.至于贪官当然是要斩草除根

  其实不管国家如何放松血吸虫病的管理,毕竟还是在管着,并没有放任自流。关键问题是为什么原来应该免费发放的药品并没有发放到病人手中,可悲啊!

  我觉得好多传染性的疾病都是初阶段更本没的到重视,到发展一定规模才采取行动,这似乎是中国的惯用手段。